魂萦旧梦系列  4

  • 魂萦旧梦系列  4
    我最早写出来的多少篇短篇是「悲秋」(轶失)丶「大?头」丶「?」丶跟「蠢蠢」等四篇小说,这四篇文章都曾发表在报纸副刊和杂志上头,那年代是报屁股副刊的黄金?代,也是全台南北各公民?报刊缤纷的?期,投稿被录取的机会跟今日不可同日而语。


    会刻意提出早年创作是因?期与?代的区间,当然?延下来的?间并不会有明显的区?及差异,感想上会犟烈?作出这样差别?来纯是由于个人的生活计划 ── 呵!这个可?,奇怪的潮词「生涯规划」,这词对我来说是奇异的,哪来什么打算,兴许有过那么一滴想头,反正事实是其后接下来没再写作。蛮罗唆的,一?也不快人快语?约有廿余年未碰文笔,一半是实逼处此,诚然,另一大半是怠惰。


    终于等到鼓起余勇再触笔续前缘,生命却己过半,当其?想说的可不是醒寐过来了,而是需再度沉睡从前去做自己始终想做的不醒年纪大梦;可是素来好梦最易醒,黄梁一梦尚未醒,可已即时感到自己向来意识的社会己经不经意?转变成不全是原来的世界,己静静推进到另一世代了。写作与出版固然向来艰难不容易,但进入现世代更憬悟?发?写作与出版市场己面目全非,今非昔比了。


    世事有变,所以当初的情况讲来对现今还怀作者梦的青年也可说有?凄凉。我自己也是,还始终沈迷犹?于往昔旧梦里,当然世事如此已经不能不梦醒接受,惟此刻我仍悱恻难舍。面对早先写的短篇还存有种特别的感触,就是说在本人眼下?着特别,认为其后写出的作品己不复再浮现当?那种感受,说感触是直?,自己?着到的意思是说那种类似情感上的自足与?融,但这样写还是过错,总以为对自己最初的作品不会是融及?。总之因为是自己写出来的作品,才华感触到里面文字以及内里所含盖的那种我后来表示不出?捕捉不到的融会自?的感触。可说成其间表?的意念特殊的纯,?可说成是较单纯的纯。不似之后重拾文笔创作那般纷沓杂?。后来再从新执笔?的作品,再不复具那种味道。人们是在演化中,环境也不复处在本来之水,「你无从踏足同一流水两次。」,从前的?间丶性命已消散不在。反正当?盘算表现思维也是从前的。此刻?会这样想;年轻?兴许是健康的,各部位是?整的,意念纯挚,感触特别活跃深入,极度?感,痛憷感也特别深沈难愈,然而创痕尚未?入?髓,也未密布周身,也不痛憷到敏感麻痹无感。


    我好像在犟迫?以为未经世事的眼光看到的周遭世界特别存在空?不事实的触动与感?,触?到那?候写出来的文字在我的想像里早期的货色颇具纯理念作用,那是种无从再追回的?发。

    ?


    蠢蠢


    ?